<sub id="repkk"><tr id="repkk"><var id="repkk"></var></tr></sub>
  • <source id="repkk"><input id="repkk"><big id="repkk"></big></input></source>
    <sub id="repkk"><tr id="repkk"></tr></sub>
    <u id="repkk"><small id="repkk"></small></u>
    <u id="repkk"><sub id="repkk"></sub></u>
    <source id="repkk"><mark id="repkk"><u id="repkk"></u></mark></source>
  • <video id="repkk"><div id="repkk"></div></video>

    1. <b id="repkk"></b>

      <u id="repkk"><tr id="repkk"></tr></u>

      <wbr id="repkk"><ins id="repkk"><big id="repkk"></big></ins></wbr>
      <video id="repkk"></video>
    2. 歡迎訪問民族出版社網站
      圖書瀏覽 >> 藏漢大辭典(上下)
      書號: 
      978-7-105-03744-5/Z.388
      圖書語言: 
      藏文

      類別:

      作者: 
      張怡蓀 主編
      出版日期: 
      2015.04
      定價: 
      148.00元
      作者簡介: 

      ? ? ? ?主編張怡蓀,原名張煦,著名藏學家、語言文字學家。

      1893年(清光緒二十九年)9月1日生于四川省南充市蓬安縣金溪鎮一個經濟富裕的家庭,1983年9月1日逝世于成都。按生前遺囑,骨灰送回蓬安安葬在他的出生地,金溪鎮俞家壩。逝世前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四川省政協委員,《藏漢大辭典》(以下簡稱《大辭典》)主編,四川省民族研究所顧問。
      張怡蓀幼時,就讀于家中私塾,學習四書五經。他的祖父舊學基礎好,十分重視孫輩讀書,每日除講堂由老師授課外,晚上還親自講解一篇文章。張啟蒙時,年紀很小,晚上讀書常由姐姐幫助點燈。稍長即進入縣城、省城讀書。1915年(民國4年),于四川省高等學堂畢業后,張渴求到北京深造,但父親惜財,不愿繼續供給學費,經人介紹,到保寧聯合中學校當英文教員。靠著自己積蓄的錢,1917年一天,趁天沒亮時,背著父親悄悄給辛勤教育自己的祖父磕了頭,離開了家庭,只身到北京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國文門。學生時,就有《公孫龍子序》等文章發表。從1921年到1935年,先后擔任了北京大學、民國大學、北京女子師范大學清華大學講師、教授,山東大學教授、中文系主任、校務委員,講授《國文》、《楚辭》、《韓昌黎文》、《文學專家研究》,開過《文學史》、《古代漢語》、《文字學》、《梵藏修辭學》和《佛典翻譯文學》等課程。由于他中國文學功底深厚,思維活躍,又富有幽默感,講課很受學生歡迎。著名詩人臧克家青年時聽過他的課,稱贊他《楚辭》講得好。

      解放后,張怡蓀出任四川大學教授兼文科研究所所長,繼續主編《藏漢大辭典》。1958年,中國科學院四川分院成立后,《藏漢大辭典》劃歸分院領導,他調分院。在分院黨委支持下,張率領《藏漢大辭典》編纂組,前往拉薩,深入群眾,采集口語資料。張時已65歲,途經西安時,西藏一位負責同志擔心他年齡大,體力不支,難以適應高寒地區的氣候,執意勸他返回成都。張卻說;“感謝黨對我的關懷,但編成《藏漢大辭典》是我多年的夙愿。此次受分院之命,一定要去拉薩完成《藏漢大辭典》的編纂任務”。幾經磋商,拗不過他的執著,這位領導同意他去了。在西藏,各方面給編纂《藏漢大辭典》提供了有利的條件,藏族著名的詩人江金·索朗杰布和著名的老學者洛桑圖旺、洛桑多吉熱情贊助,積極參加工作。張十分興奮,在與編纂組副主編祝維翰商量后,決定改弦易轍,打破原稿規模,擴大收詞范圍,走綜合雙解的道路。由于工程浩大,他在拉薩一直住到1962年才回成都。拉薩氣候惡劣,飲食不便,他并不在意。1959年12月22日,他有一首詩寫道,“朝捧稀糜晚酪漿,強因文字付平章,千山寒雪侵虛室,一片晴云走大荒。樓閣羅香擎易舉,日星懸照傍偏長,史倉不見通彌(西藏蒼頡)去,覓取邗溝愧對忙。”工作中他仔細審閱每一個詞條,一絲不茍。他常說:“辭典就是老師”,編纂者“要以嚴肅認真的態度對待工作”。

      1963年《藏漢大辭典》歸省民委領導,他隨之調入四川民族研究所。1964年《藏漢大辭典》初稿終于編成,張怡蓀和祝維翰兩人親自送中央領導和同行專家審查,各有關方面給了充分肯定。國家民委在《關于〈藏漢大辭典〉出版問題座談紀要》中對大辭典評價指出,《藏漢大辭典》收詞相當豐富,解釋比較詳細,它已經超過了現有藏文辭典水平,有出版價值。當即撥款5萬元,由北京民族出版社出版試印試用本。可是,“文化大革命”中,《藏漢大辭典》變成了“大毒草”受批判,張也被冠以“反動學術權威”而受到沖擊。但他沒有動搖,多次寫信給有關單位和領導。1977年,他給鄧小平,方毅寫信,提出恢復《藏漢大辭典》編纂工作的要求,鄧小平、方毅和烏蘭夫親自作了批示。中共中央統戰部和國家出版局,根據批示召開了恢復《藏漢大辭典》編纂工作的會議,正式下達了文件。烏蘭夫在接見四川省民委主任扎西澤仁時說:感謝張怡蓀先生為藏漢人民做了一件大事。國家民委和國家出版局的薩空了、許力以,在成都召開的座談會上,也向張怡蓀表示感謝和祝賀。《藏漢大辭典》編纂工作恢復以后,急需專家,但長期同他合作的副主編祝維翰因“文革”被安上的莫須有的罪名,仍在農村勞動。經多方聯系方借到成都工作,可是因問題沒落實,一家生活十分困難,張不僅給房居住,而且用自己的工資每月給祝補助20元。1978年編纂工作上馬,他親自抓編務。1979年《藏漢大辭典》終于出版了征求意見稿。1981年,張把自己珍藏的兩部《甘珠爾》和一部《丹珠爾》、幾百包藏文書籍捐給了四川省民族研究所,并要家屬在他身后,把他積累的藏文書籍全部捐贈四川民族研究所,供后繼者使用,希望后繼者全面打開西藏文化的寶庫。這年他在接見記者時風趣地說,自己是“二八佳人”。“二八是指自己年齡已經88歲,佳人是指自己鍥而不舍,始終傲這項工作。”他在回顧了《藏漢大辭典》五十年的編纂歷史說:“只有在在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才能使自己為實現溝通漢藏文化作出一點微薄的貢獻,也只有在粉碎“四人幫”后,才能實現自己的夙愿。”

      1985年,《藏漢大辭典》由民族出版社正式出版發行。

      內容簡介: 

      ? ? ? ??

      中國第一部兼有藏文字典和藏學百科全書性質的綜合性藏漢雙解大型工具書。

      這部辭典收詞5.3萬余條,以一般詞語為主,分基本詞和合成詞兩大類。專科術語包括傳統的大五明(工藝、醫藥、語言文字、因明、佛學)、小五明(韻律、詩學、藻詞、戲曲、星象)和文學、歷史、地理等門類。此外,還收有舊時公文、封建法典、藏區風俗、農牧生產、器用服飾、賦稅差徭等方面的用語,并收錄了一部分方言詞匯和新詞術語。漢文釋文采用現代書面語佛學和因明術語基本上保留了傳統的譯法。書后附有《動詞變化表》、《干支次序表》、《藏族歷史年表》以及反映藏族文化特點的彩色圖片百余幅。


      回頂部

      不卡日本